虚伪

我是不太爱照镜子的,不是因为皮相如何如何,而是会觉得自己虚伪至极,这种感觉似烧灼,我不忍。
表情是假的,剖心来问,当是一片信号雪花。茫然是真切的,割裂是真切的,这种体验并不似梦般轻飘飘拂去即可,是血脉里不断流淌着的,也如脉搏,凝神可感。
多重体系在脑内无规律相撞流窜,于是我内息紊乱,形同废子。
不是不想择一而终抑或洒然尽抛,是不能。
至少现下不能,所以要忍、要虚伪。

抱緊自證的圓,不要懷疑那就是最好的月。
別隨隨便便磕個破口出來,就以為成了更精緻的鉤月。

月早死了,你殺的。

心有兩處月,一處圓,一處缺。

如坐春风足一月

朱公掞见明道于汝州,逾月而归。语人曰:“光庭在春风中坐了一月。”

真好啊。

地上並沒有六便士,抬頭也並不見月亮。

可怕的並不是矛盾本身,而是追隨矛盾而來的撕裂與扭曲。像是晦暗的夜,又突然罩上了厚重的霾,一點點浸入呼吸與四肢百骸,心跳都粗重了起來。

© LynnRoss | Powered by LOFTER
下一页